4009011139 18916979144 info@yaleedu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 9:00-18:00 , 周日 9:00-15:00
海军军医大学曹雪涛/刘娟发表炎症和免疫中的树突状细胞迁移的综述
2021-07-275132

树突状细胞 (DC) 是先天免疫和适应性免疫之间的关键纽带,在促进免疫防御和维持免疫耐受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跨越淋巴和非淋巴组织的不同 DC 子集的运输对于 DC 依赖性激活和炎症和免疫调节至关重要。DC 趋化性和迁移由趋化因子与其受体之间的相互作用触发,并受多种细胞内机制的调节,如蛋白质修饰、表观遗传重编程、代谢重塑和细胞骨架重排,以组织特异性方式。DC迁移的失调可能导致DC的异常定位或激活,导致免疫反应失衡甚至免疫病理,包括自身免疫反应、传染病、过敏性疾病和肿瘤。正在探索针对不同 DC 亚群迁移的新策略,用于治疗炎症和传染病以及开发基于 DC 的新型疫苗。

2021年7月23日,海军军医大学曹雪涛及刘娟共同通讯在Cellular & Molecular Immunology(IF=11.53)在线发表题为“Dendritic cell migration in inflammation and immunity”的综述文章,该综述将讨论不同 DC 亚群的迁移途径和免疫学后果,DC 迁移信号的分子基础和调节机制,以及 DC 迁移与自身免疫和传染病发病机制的关联。

 

树突状细胞 (DC) 不仅在启动针对入侵病原体的保护性免疫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且在诱导对无害抗原的免疫耐受方面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DCs 在炎症和免疫中的协调功能取决于它们向特定目的地的适当迁移。为实现这一目标,DC 进化出一个复杂且动态的调节网络,涉及多个水平的细胞和分子相互作用,用于在各种免疫或炎症条件下精确控制 DC 迁移。

 

不同的 DC 亚群具有不同的动员能力,因此发挥不同的免疫功能。特别是,CCR7 依赖性 DC 从外周组织迁移到淋巴组织,对于宿主防御病原体和对无害自身或非自身抗原的免疫耐受至关重要。DCs 中的 CCR7 连接诱导复杂的细胞内信号通路,包括 PI3K/AKT、MAPK/NF-κB、HIF-1α 和 IRFs,这些信号通路反馈调节 DCs 的迁移能力和炎症反应。

 

此外,多种细胞内机制,如蛋白质修饰、表观遗传重编程、代谢重塑和细胞骨架重排,在决定 DC 迁移信号的稳定性和活性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这些调节网络协同确保 DCs 在稳态或炎症条件下的高效迁移,从而实现 DC 依赖性免疫和耐受性之间的平衡。

 

在这篇综述中,讨论了 DC 子集跨不同组织迁移的途径和后果。此外,该综述强调了 DCs 的关键迁移信号,并总结了潜在的监管机制。此外,该综述概述了失调的 DC 迁移在炎症相关疾病中的发病机制。

版权声明:本文转自“iNature”,文章转载只为学术传播,不代表本号观点,无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

学术互动

添加微信获取最新优惠、出版政策、课程直播信息,随时咨询客服/编辑,了解更多实时资讯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