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9011139 18916979144 info@yaleedu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 9:00-18:00 , 周日 9:00-15:00
JAMA Oncology(IF=32)| 再取新进展!复旦大学邵志敏/余科达揭示治疗三阴性乳腺癌,含铂辅助化疗更优
2021-07-053834

对于三阴性乳腺癌 (TNBC) 患者,铂类辅助化疗的价值仍然存在争议,BRCA1 和 BRCA2 (BRCA1/2) 种系变异是否与铂类治疗敏感性相关也存在争议。

2020年8月13日,复旦大学邵志敏及余科达共同通讯在JAMA Oncology(IF=31.78)在线发表题为“Effect of Adjuvant Paclitaxel and Carboplatin on Survival in Women With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A Phase 3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的研究论文,该 3 期随机临床试验在中国 9 家癌症中心和医院进行。2011 年 7 月 1 日至 2016 年 4 月 30 日期间,对 18 至 70 岁接受根治性手术后可手术的 TNBC 女性(经病理证实的区域淋巴结阳性疾病或肿瘤直径 >10 mm 的淋巴结阴性疾病)进行筛选和入组。参与者随机接受 PCb(紫杉醇 80 mg/m2 和卡铂 [曲线下面积 = 2] 在第 1、8 和 15 天,每 28 天一次,共 6 个周期)或 CEF-T(环磷酰胺 500 mg/m2;epirubicin, 100 mg/m2 ;氟尿嘧啶 500 mg/m2, 每 3 周一次,共 3 个周期,然后是多西他赛 100 mg/m2,每 3 周一次,共 3 个周期)。主要终点是无病生存期(DFS)。次要终点包括总生存期、远处 DFS、无复发生存期、BRCA1/2 或同源重组修复 (HRR) 相关基因变异患者的 DFS 和毒性。

该研究共有 647 名可手术 TNBC 患者(平均 [SD] 年龄,51 [44-57] 岁)随机接受 CEF-T(n = 322)或 PCb(n = 325)。在 62 个月的中位随访中,与 CEF-T 相比,分配给 PCb 的患者的 DFS 时间更长(5 年 DFS,86.5% 对 80.3%,风险比 [HR] = 0.65;P = .03)。在远处 DFS 和无复发生存率方面观察到类似的结果。各组之间的总生存期没有统计学显著差异。在 PCb 与 CEF-T 的探索性和假设生成亚组分析中,BRCA1/2 变异患者的 DFS HR 为 0.44(95% CI,0.15-1.31;P = .14)和 0.39(95% CI) , 0.15-0.99; P = .04) 。安全性数据与相关药物的已知安全性特征一致。

总之,这些发现表明,紫杉醇加卡铂方案是可手术的 TNBC 患者的有效替代辅助化疗选择。在分类亚组中,应进一步研究对 PCb 敏感的 TNBC 子集。

另外,2020年6月1日,复旦大学邵志敏团队在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IF=32.96)在线发表题为“Adjuvant Capecitabine With Docetaxel and Cyclophosphamide Plus Epirubicin for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 (CBCSG010): An Open-Label, Randomized, Multicenter, Phase III Trial”的研究论文,这项随机、开放标签的 III 期试验是在中国进行的。确定性手术后符合条件的早期 TNBC 女性患者被随机分配 (1:1) 接受卡培他滨(3 个周期的卡培他滨和多西他赛,然后是 3 个周期的卡培他滨、epirubicin和环磷酰胺)或对照治疗(3 个周期的多西他赛,然后是 3 个周期氟尿嘧啶、epirubicin和环磷酰胺的循环)。主要终点是无病生存期(DFS)。该研究从2012 年 6 月至 2013 年 12 月期间,筛选了 636 名 TNBC 患者,其中 585 名被随机分配接受治疗(对照组,288 名;卡培他滨,297 名)。中位随访时间为 67 个月。卡培他滨的 5 年 DFS 率高于对照治疗(86.3% 对 80.4%;风险比,0.66;95% CI,0.44 至 0.99;P = .044)。五年总生存率在数值上更高,但没有显著改善(卡培他滨,93.3%;对照,90.7%)。总体而言,39.1% 的患者减少了卡培他滨的剂量,8.4% 的患者报告了 ≥ 3 级手足综合征。最常见的≥ 3 级血液学毒性是中性粒细胞减少症(卡培他滨,136 [45.8%];对照,118 [41.0%])和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症(卡培他滨,50 [16.8%];对照,46 [16.0%])。安全性数据与已知的卡培他滨安全性数据相似,并且各组之间通常具有可比性。总之,将卡培他滨加入 3 个周期的多西他赛,然后加入 3 个周期的含卡培他滨而非氟尿嘧啶的 3 种蒽环类药物组合可显著改善 TNBC 的 DFS,且没有新的安全问题(点击阅读)。

 

 

 

 

大约 15% 到 20% 的乳腺癌被归类为三阴性乳腺癌 (TNBC),其特点是缺乏雌激素受体和孕激素受体的表达,也没有 ERBB2 基因扩增。与其他亚型相比,TNBC 往往有更高的组织学分级、更高的侵袭性以及更高的局部复发和内脏转移风险。据报道,在未选择的 TNBC 患者中,BRCA1 和 BRCA2 (BRCA1/2) 变异的患病率为 11.2%。BRCA 相关乳腺癌和散发性乳腺癌TNBC 表现出与异常 DNA 修复和全基因组不稳定性一致的特征,这支持使用破坏 DNA 的化合物,如铂衍生物。

铂剂是细胞毒性 DNA 损伤化合物,会导致 DNA 链断裂,从而导致细胞凋亡;这种独特的作用机制使这些药物在具有 DNA 修复缺陷的癌细胞中特别活跃,例如那些在 BRCA 基因中含有有害变异的细胞。基于这一生物学原理,一些研究调查了铂类药物在治疗中的可能作用。例如,Triple Negative Trial的结果表明,卡铂作为一线疗法在未选择的转移性 TNBC 患者中的表现与多西他赛相似,但前者在携带 BRCA 变异的患者中更有效。CBCSG006 试验报告了作为转移性 TNBC 患者一线化疗的顺铂加吉西他滨方案优于紫杉醇加吉西他滨方案的疗效。在新辅助治疗中,几项随机对照试验发现,在紫杉烷的骨架上添加卡铂,有或没有蒽环类药物可以增加病理完全缓解的比例。

铂类化疗在 TNBC 患者辅助治疗中的价值仍存在争议。启动了目前的 PATTERN(三阴性乳腺癌辅助铂和紫杉醇)试验,以研究紫杉醇加卡铂方案作为 TNBC 患者的辅助治疗与蒽环类和多西他赛的标准方案相比,是否能提供更好的益处。

该 3 期随机临床试验在中国 9 家癌症中心和医院进行。2011 年 7 月 1 日至 2016 年 4 月 30 日期间,对 18 至 70 岁接受根治性手术后可手术的 TNBC 女性(经病理证实的区域淋巴结阳性疾病或肿瘤直径 >10 mm 的淋巴结阴性疾病)进行筛选和入组。参与者随机接受 PCb(紫杉醇 80 mg/m2 和卡铂 [曲线下面积 = 2] 在第 1、8 和 15 天,每 28 天一次,共 6 个周期)或 CEF-T(环磷酰胺 500 mg/m2;epirubicin, 100 mg/m2 ;氟尿嘧啶 500 mg/m2, 每 3 周一次,共 3 个周期,然后是多西他赛 100 mg/m2,每 3 周一次,共 3 个周期)。主要终点是无病生存期(DFS)。次要终点包括总生存期、远处 DFS、无复发生存期、BRCA1/2 或同源重组修复 (HRR) 相关基因变异患者的 DFS 和毒性。

该研究共有 647 名可手术 TNBC 患者(平均 [SD] 年龄,51 [44-57] 岁)随机接受 CEF-T(n = 322)或 PCb(n = 325)。在 62 个月的中位随访中,与 CEF-T 相比,分配给 PCb 的患者的 DFS 时间更长(5 年 DFS,86.5% 对 80.3%,风险比 [HR] = 0.65;P = .03)。在远处 DFS 和无复发生存率方面观察到类似的结果。各组之间的总生存期没有统计学显著差异。在 PCb 与 CEF-T 的探索性和假设生成亚组分析中,BRCA1/2 变异患者的 DFS HR 为 0.44(95% CI,0.15-1.31;P = .14)和 0.39(95% CI) , 0.15-0.99; P = .04) 。安全性数据与相关药物的已知安全性特征一致。

总之,这些发现表明,紫杉醇加卡铂方案是可手术的 TNBC 患者的有效替代辅助化疗选择。在分类亚组中,应进一步研究对 PCb 敏感的 TNBC 子集。

版权声明:本文转自“iNature”,文章转载只为学术传播,不代表本号观点,无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

学术互动

添加微信获取最新优惠、出版政策、课程直播信息,随时咨询客服/编辑,了解更多实时资讯

热门推荐